247、分析(1 / 1)

加入书签

“唉。”说到这,魏信陵故作惋惜似的叹了一口气,“现在的年轻人啊,真是越来越奇怪了,居然喜欢被人打。”

刚刚落到比赛台上的裁判,听到魏信陵这么说,嘴角狠狠一抽。

古月小手一挥,...

    内容转码失败!请稍后重新尝试!

(https://www.bilulanlu.com/bl/5033/32300502.html)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